shan_yan

楼下的鸡

就在刚才我做了一件英勇的事迹,去拯救我家楼下的一只公鸡。不幸的是最后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垂死的鸡哀嚎。因为我是第一个,且唯一一个到达现场的目击者,故暂且称之为英勇吧。其实这段公案要从几年前说起。确切时间已经模糊不清,每天清晨甚至是夜晚都会有一只公鸡在我家对面楼下打鸣。据说是家里养着的小黄鸡,不小心长大了;又或是家里买了活鸡炖汤,最后不忍杀生。由于日久周围的住户不堪其扰,对于它的身世已经不是很在乎了。到是人们围绕着这只鸡的去留,鸡的主人是否应该大义灭鸡展开了一系列的话题。期间也有些恶毒的言语,对人或对鸡。当然对于一只鸡来说,大卸八块、入油锅、上火烤......本是极其自然的事情。一些言语是奈何不了什么的。所以鸣照打,民照扰。今天晚上打过一阵雷,下过一阵雨后,本是清凉的秋夜。忽然从我家的楼下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,老婆以为是闹猫。我却隐隐觉得一股不祥的气息袭来。我在阳台上观望了一阵。确信不是人为后,撂下一句:”我得去救鸡!”便奔向楼下。出门前回身望了望,老婆依然在上网。不知是我的威慑,还是做贼心虚。一白一黑两个歹徒在我即将到达现场时,已经夹着尾巴开始逃窜。我甚至没有来得及用我已经准备好的拖鞋。如果有人依然对我的指证持有怀疑,我只能说我隐约看到了它们嘴里的鸡毛。之后我看到了遍地的鸡毛。寻声尽力搜索,终于看到了鸡窝不远,便道上躺着的公鸡。已然是不中用了,我这样告自己。我知道动物但有一点可能是要站起来的。在确认暂时不会有其它犬类骚扰后,我只能回身上楼。到家老婆关切地问询。我把情况一说,老婆只是摇头,“它主人也不来管管。”我老婆睡觉比我轻,本是极恨这只鸡的。如今这样的回答却也在我意料之中。鸡已经不叫了。我和她站在阳台上望了望事发地,又望了望天。“流星!”老婆的眼睛比较好,“快许愿!”我也闭上了眼睛胡乱给家人和自己许了几个愿了事。

再评后会无期

这是第一次在没有看其他评论的情况下第一次写一部影片的评论。之所以叫“再评”,是因为我知道已经有很多人评论了。而避免其他评论干扰的原因有两点,第一,我希望验证我最初的看法;第二,我认为我终于看到了一件事物的边界,一个大大的圈。韩寒作品我只完整地看过三重门。再看韩寒时,已经开始出随笔了。这时些许有了点反感。像是绘画大师不会在生前兜售自己的草稿,而韩寒却把一些未经深思熟虑的想法变为了商品。十几岁的我看十几岁的韩寒的半成品三重门,还比较过瘾。十几年后再看后会无期,居然发现韩寒还停留在我原先看到他的地方。情绪宣泄大于剧情发展,调侃掩盖了故事。也许是十几岁那时的夜太漫长,使你无法走出那片漆黑的彷徨;或许你只迷恋两种怎么绕圈都不会闷的东西,狗和开车。有人认为你有一颗初心,不过依然会有人希望看到你经历如此之多后,做为一颗探路者。所以你所迷恋的东西并不会拯救你和你的电影多少。说是影评,其实没评论多少,不过说些不知所谓的话而已。

这里的房子终于有了自己的绿地

人们的恐惧到底是来源于黑暗本身,还是它掩盖下东西

已经决定不再孩子气,但看到校园里升起的气球,还是有莫名的感动

每盏灯都是一个模特

妈妈,楼为啥是木字旁

也许我们自认为离开了这里

楼下草坪